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6度 > 仙侠 > 问剑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刺客

问剑 第一百七十三章 刺客

作者:黑灯夏火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2-01-10 06:46:12 来源:笔趣阁tx

入夜,长安城外,驿馆。

“他娘的,蚊子怎么这么多?!”

一名差役拍床而起,喘着粗气,用火折子点亮了房间里的蜡烛,恶狠狠地扫视四周,寻找着该死的蚊虫。

他的动作,吵醒了房间里的其他几名差役,反倒是角落里的李申斌,一动不动,睡得香甜。

他们这群人,是押送李申斌前往十万荒山,服流放之刑的。

流放刑罚,古已有之。将定刑之人送往穷山恶水,既能维护社会秩序,

又可以给地广人稀的偏远州府,充实人口,开垦荒原。

李申斌要去的茫州,紧邻十万荒山,是虞国开拓边界的第一线,同时也是流放囚犯的主要去处之一。

那里环境恶劣,每年都有人意外死亡,也偶尔有人实在受不了,逃回来——其下场,通常是被镇抚司抓捕,再次送回茫州服刑。

幸运的是,这群差役并不需要真的前往茫州——等出了长安百里,走完了形式,就会由隔壁房间的那几位镇抚司修士接替,

用效率更高的飞剑,直接载李申斌前往茫州。

这条不成文的规矩,一是怕皇亲国戚死在路上,让大理寺等机构有口难辩。

二是因为皇亲国戚身份尊贵,路上可能会遭到报复、攻击之类。

不过,在繁华富庶的长安城待得久了,哪怕只是出城一阵,也令人觉得难受。

没有配置蚊帐的驿馆客房,便是其一。

一位同僚叹气道:“忍着点吧,驿馆的人不是说了么,南周使团也在这里,有蚊帐的房间都被他们先订了。”

“南周使团怎么了?”

差役朝墙角努了努嘴,“我们还有这位呢。”

这句话难接,差役见同僚陷入沉默,自讨没趣,自顾自地拍起了蚊子。

大理寺差役的薪俸不高,自然用不起长安城新出的防蚊精油,不过蚊子是打死了,睡意也烟消云散。

睡不着觉,那就只好闲聊。

几人话题,先从马赛聊到了即将开展的学宫初试,再从学宫初试聊到病坊,后来不知怎得,就聊到了奇闻异事。

长安城东市的那几颗古槐,相传在南朝时就已经种下了,比前隋都要古老。达摩东渡时,还曾在某颗古槐下悟道。

那颗古槐拥有神异,如果有人愿意付出代价,就可以实现其最虔诚最强烈的愿望。

不过也许是法力有限,也许古槐本身就是对人有害的异类,其实现愿望的方式总是与人期盼的相悖。

比如某人以平生喜悦,许愿金榜题名,那么那年榜上状元就真的是他的名字——只不过是同名同姓的另一个人。

某人以终身绝后,许愿天降横财,就真的能得到一笔财富——因被富豪马车撞了个伤残,拿到的赔偿。

久而久之,就再也没有人相信古槐许愿了。

但有个人不信邪,他觉得以前的许愿者都过于直白,容易引发恶劣后果,所以要委婉许愿才能得到圆满结局。

他从古书上看到隐身叶的存在,每逢夜晚,就去向那颗古槐奉上香火,虔诚叩拜,以减寿十年为代价,换一片隐身叶。

按照书上说法,隐身叶不会让他整个人失踪,拿起时生效,放下时失效,随取随用。

一连七七四十九天,终于在最后一天,从古槐上飘下了一片叶子。落在他的身前。

拿起叶子后,他发现别人就看不见他了。

被他绊倒的人,只会以为自己走路脚滑摔倒。镜子里面,也没有他的身影。连那些修士,都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他终于彻底放心,拿着隐身叶,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钱庄金库,拿走了里面的金银钱财。

正当他怀揣着钱往外走的时候,一只手掌按在了他的肩膀上。转头一看,是一位慈眉善目的鹤发老者。

他大惊失色,下意识叫道:“你怎么能看得见我?”

老者笑着答道:“你手里的这片隐身叶,确实能让人看不见你。

只不过...”

说着说着,老者的嘴巴越长越大,露出了满口獠牙,将他的脑袋一口吃下,含糊道:“我可不是人啊。”

原来,在异类的世界里,拿着隐身叶的人,就像夜晚荒原中的油灯般耀眼夺目。

...

说话的差役顿了一下,悠悠道:“不过嘛,这个故事肯定是假的。

如果古槐真的能有求必应,早就被许愿者薅光了树叶、花朵,怎么可能还竖在那里。

学宫和镇抚司也早就发现它的异处,把它铲平,送到东君楼或者什么别的地方,严加看管起来了。”

铛铛铛——

驿馆中响起了轻柔的昊天钟声,不知不觉已经寅正时辰了。

明天还要赶路,众人吹熄了蜡烛,各回各床,昏昏沉沉睡去。

最早起来打蚊子的那位差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朦朦胧胧间,听到房间的木质地板,响起了极轻微的、吱呀吱呀的踩踏声。

估计是谁半夜起床解手去了吧。

差役翻了个身,继续睡觉,但那吱呀吱呀的轻微踩踏声,停了一阵又开始了,并且沿着房间缓慢地转了半圈。

他下意识地睁开双眼,昏暗中,只见对面床铺差役的被子,没有任何征兆地,掀起了一角。

紧接着,是第一床,第三床...

异状所到之处,

那房间木板的吱呀声,就响到哪里。

被子一床接着一床,被掀起一角,

仿佛一个隐形的屠夫,正在挑选着猪圈里最肥硕的猪。

最终,脚步声在李申斌所在的床位旁边,响了起来。

差役只觉一股寒流涌遍全身,下意识地想要放声尖叫。

铮!

下一瞬,伴随着金铁碰撞声响起,

李申斌的周身绽放出璀璨虹光,贯穿了卧室。

符箓。

防护符箓散发出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房间,照醒了所有衙役,也照出了那个意欲行凶者——一个身形低矮、全身笼罩在灰袍当中、手执木片匕首的身影。

那把木片材质的匕首上,正好长着一片绿叶。

行刺者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种状况,双手紧紧抓握着木片匕首,身形时隐时现,却在符箓虹光的照耀下,无法彻底隐形。

被惊醒的李申斌拍床而起,他看着面前的刺客,放肆大笑道:“我就知道有人要来刺杀我。谁?谁让你来的?

李昂、孟成业还是金无算?

哈哈哈,不管是谁,忤逆皇命,行凶刺杀,都得死!!”

像是要验证他的话一般,隔壁房间响起悠悠剑鸣,负责协助差役押送李申斌前往茫州的那两位镇抚司修士,出手了。

砰砰!

两柄飞剑破墙撞出,朝着行凶者势如雷霆般刺去。

李申斌坐在床上,得意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他是皇亲国戚,身份远非普通犯人可比,何况他还与金无算这个虞国第一豪商结下了死仇。出于种种考虑,镇抚司借给了他数张防护符箓,用来预防流放路上可能遇到的刺杀。

只是没想到,刺杀会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仓促,如此之...废物。

李申斌差点想要引吭高歌一曲,他的流放刑罚是虞帝亲自更改的。

不管那位皇帝陛下本人,对自己再鄙夷,再厌弃,

也不会容忍这种违反皇帝意志的刺杀行径。

刺客,以及他幕后的主使者,都将死得很惨。

轰!

两柄飞剑的剑气肆意纵横,将房间地板切割得四分五裂,却扑了个空,没能如预想般命中刺客。

低矮的行凶者本人,此刻位于房间墙角,正被一个穿着黑色风衣、戴着龙头面罩的漆黑身影,护在身后。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