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6度 > 都市 > 爱你是我难言的痛(林帘湛廉时) > 第1398章 太难

爱你是我难言的痛(林帘湛廉时) 第1398章 太难

作者:酒卿悠玥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7-26 14:38:25 来源:81中文网

韩琳和湛文申在外面,韩琳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只能出来。

湛文申在旁边安抚她。

以前的韩琳不是这样的,她没有这么的情绪化,但现在这样的韩琳,更有人情味,更有温度。

湛文舒走出来,看见站在外面的两人,她顿了下,看林帘的病房。

那里始终关着,似乎里面并没有人。

湛文舒收回视线,走过来,说:“走吧。”

该说安慰的话,但说不出。

此时大家的心情,对方都明白。

湛文申轻拍韩琳的背,揽着她,三人离开。

不过,她们刚走出医院,便看见从车里下来的付乘。

三人脚步停下。

付乘也看见了几人,他走过来,对几人点头。

韩琳看着付乘,唇动了动,想说什么。

湛文申说:“走吧。”

韩琳唇合上,点头,和湛文申,湛文舒上车离开。

付乘走进医院,直接进电梯,湛文舒看了眼付乘,他手里拿着的牛皮纸文件袋。

付乘不是空手而来。

方铭给林帘做了检查,同时也询问了她的身体情况,做完这些,他离开病房。

李叔和他一起出来。

但两人刚出来,便看见从走廊尽头走来的付乘。

两人看见付乘,顿了下,李叔极快反应,立刻把门关上。

方铭也收回视线,转身,去湛廉时的病房。

还没看湛廉时。

李叔见方铭去了湛廉时病房,他看向付乘。

此时付乘也走了过来。

他颔首示意,付乘点头。

很快,付乘走进湛廉时的病房,门合上。

一切安静,这里什么都没有变。

“今天感觉怎么样?”

方铭走进病房,视线落在那坐在轮椅上,眼眸闭着的人。

他知道湛廉时没睡。

即便是睡,也不过是浅眠。

听见他的声音,湛廉时睁开眼眸,而他视线,也看了过来。

不过,他视线不是落在方铭脸上,而是落在方铭手里的病历上。

这几天,方铭都是先看林帘再看湛廉时,自然的,林帘的情况,湛廉时很清楚。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要每天亲自过目了他才会放心。

方铭好似没看见湛廉时的视线,他把病历放床头柜上,然后如常的给湛廉时检查,询问他的身体情况。

湛廉时看着安稳落在床头柜上的病历,眼眸不再动,显然,他对周遭的一切都视若无睹,包括方铭。

忽的,方铭站到他面前,他的视线被阻挡。

湛廉时眼眸微动,那直线看着床头柜的眼眸微抬,落在方铭脸上。

方铭是站在湛廉时面前,湛廉时是坐在轮椅上,两人一高一低,但这气势,却是湛廉时比方铭强,甚至带着压迫。

可方铭似没有感觉,他低头看湛廉时面色,完全的医生角度来看,很专业,很认真。

所以,这压迫的气场半点都没有影响他。

湛廉时看着他,他看湛廉时眼睛,看湛廉时的嘴唇,说:“有没有出现心悸,心慌,呕吐不适的症状?”

“……”湛廉时没说话,他深黑的目色里,是重重暗夜。

方铭没听见湛廉时的回答,视线从湛廉时面上落在他眼睛上。

这一刻,他眼神不再如刚刚,是询问的状态。

湛廉时看着这双眼睛,方铭也看着他,两人目光对视,竟看不到方铭的弱。

付乘站在旁边两步远,看着两人,尤其是湛廉时,半点声都没有出。

他似个透明人,没有人在乎他。

似过了很久很久,湛廉时张唇,“没有。”

方铭点头,“伤口怎么样?

有没有疼痛,有没有痒?

有没有咳嗽引起伤口撕裂?”

说完,他顿了下,视线落在湛廉时肚腹上,“我看看伤口。”

他蹲下来,便要把湛廉时腿上的薄毯拿走,付乘走过来,“方医生,我来。”

方铭点头,“你把他衣服撩起来,我看看。”

“好的。”

湛廉时没动,他看着方铭,眼中的压迫,如山倒。

病房里气息沉寂,什么声音都被掩盖,即便是付乘把湛廉时腿上的薄毯拿走,把他衣服拿起来这样的声音,也都被淹没。

衣服撩起,露出里面的绷带,白色的,内里透着隐隐的红。

方铭说:“伤口又裂了?”

他声音没什么惊讶,更没什么情绪起伏,似乎这是一件家常便饭的事,不稀奇。

但付乘,却是皱了眉头。

湛总的伤口,很不容易好。

方铭对付乘说:“你扶着他,我看看裂开的程度。”

“嗯。”

付乘扶湛廉时,湛廉时出声,“不用。”

他站起来,自己把身上的病号服脱了,露出他整个精壮的上身,以及那缠着整个腰腹一圈的绷带。

方铭看湛廉时,湛廉时也看着他,两人目光对视,空气似冷凉了。

一秒,两秒,三秒,最终方铭妥协。

他弯身,解开湛廉时的绷带。

绷带缠的多,外面也就隐隐的血迹,但里面就多了。

当绷带一层层揭开,伤口完整露出,方铭笑了声,没什么表情的说:“如果不是我自信,我都要怀疑自己的医术了。”

这伤口,哪里是住了近半个月院的伤口?

这可以说,是没进医院,粗略包扎后恢复的不怎好的伤口。

付乘看着这被血染满的伤口,眉头皱紧。

不是方铭医术不好,而是太难。

方铭没再说什么,让人送药,纱布,各种东西来。

湛廉时的伤口需要重新包扎。

付乘一直在这里,等着护士送东西来,然后看着方铭给湛廉时包扎,这期间,没有一个人说话,病房里安静的很。

半个小时后,伤口包扎好,湛廉时穿上衣服,方铭如平常一般,公事公办的做嘱咐。

至于湛廉时听不听,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做好这些,他拿过床头柜上的病历,转身离开。

湛廉时看着他手上的病历,眸深,张唇,“病历留下。”

方铭脚步停下,说:“外婆还有一个月生日,她老人家一直念叨着你,而你的情况,外婆那边并不知道。”

“但如果,她老人家生日那天你没去,怕是会很难过。”

方铭说完,离开病房。

而他手上的那份林帘的病历,他没有留下。

湛廉时站在那,看着病房门关上,眸里的深,消失。

他转眸,“拿过来。”

付乘顿了下,走过去,把他带来的那份牛皮纸文件袋给湛廉时。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