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6度 > 穿越重生 > 临界 > 第5章 第 5 章

临界 第5章 第 5 章

作者:多吃快长 分类: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2:44 来源:看书室

次日,中午。

栖梧山派出所杨小辅警正在铁塔下面等人。

昨夜暴雨倾盆,铁塔上倒悬的女尸体及时送到市局法医室解剖,现场勘探却被迫耽误。一夜暴雨冲刷,不知道还能留下多少线索。

七月烈阳高悬,这才半个多小时,柏油路上的积水已经蒸发将尽。

杨书辉被烤的恹恹的,看见刑侦大队长边彭带着手下,以及鉴证科痕迹技术民警荆远过来,下巴动动喊了声:“边处。”

县区级刑警大队长的级别一般是副科或者正科,但往高了喊总没错。当然主要是“边队”这个谐音听着有点搞笑。再则因为上半年3.15的案子,边彭出了大风头,而市刑警支队副队的位子已经空了挺久。

边彭脸上笑开了花,颧骨肌肉堆起来,挤得眼睛都快看不见:“小杨啊,辛苦了辛苦了。荆远快点。”

痕迹技术警察荆远,绰号诗人。

他提着一大包吃饭家伙站在田埂上,看着被暴雨打的东倒西歪的玉米地不由头疼,再看看铁塔和地面上大大小小的塑料布,勉强点点头。

荆远把拎包一放,拉开拉链,嘴里开始“做法”——“痕迹检验没捷径,现场勘验两眼盯,蛛丝马迹抓把柄,伏法认罪全靠你。”

暴雨过后的基站铁塔上干净的一尘不染,但指纹是手指汗腺分泌留下的印痕,除了体表汗液还有油脂。在铁塔的一根轧角钢横柱背面,荆远提取到两枚残缺的指纹和虎口痕迹。

边彭看杨书辉兴趣盎然,就跟他讲起案情:“昨天那个死者身份已经确定,叫钱红,45岁,官桥村村民。官桥村是不是属于你们派出所……”

话未说完,边彭的手机响起。

边彭一看是法医室的电话,连忙接通:“老胡,嗯,你说……哦,这样……好好好,辛苦了辛苦了。”

边彭一脸如释重负,咳嗽一声:“大家过来,宣布好消息,法医室出结果了。死者死亡原因是头部撞击钢板,造成颅脑损伤脑功能障碍死亡,排除人为打击造成。收队。”

杨书辉一愣:“那身上那些外伤呢?”

边彭笑眯眯的说:“狗咬的。”

“啊?”杨书辉眼睛瞪圆,一边眉毛挑起,脸上浮出一个难以置信的怪异表情,仰起脖子看了一眼至少二三十米高的基站铁塔。

狗咬的?

边彭看他表情,语重心长的教育:“小杨啊,我知道你们年轻人都想搞大事,但咱们国家的办案资金和警力也不能随便浪费。”

衙门里向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有事。

边彭把手机塞进裤兜,瞥见杨少爷拉了一张驴脸,顿时心里不爽,但念及他爸也没发火,招呼手下就往回走。

基站铁塔建在田里,沿着泥泞田埂走五六分钟,就到那条水泥浇筑的乡间小路。这条乡间小路只能容一辆汽车通过,开进来还没办法掉头。从小路走到机场大道,大概要走十几分钟。边彭的手下叫了一辆巡警摩托过来,正在路边等他。

杨书辉暗骂一声狗腿。

边彭跨上摩托,扭头对杨书辉说:“小杨啊,你在这里等等,一会我让他回来接你。”

杨书辉勉强打起精神应付:“不用不用,我爸经常教育我,年轻人手脚要勤快。边处,再见。”

边彭嘴皮子一掀又开始教育:“嗯,老杨说的不错。你回去让家属马上把尸体拉送。走程序出证明这些基础的,你们所长教你了没有?咦,怎么没见你们所长?架子挺大呀。”

“没有没有,我们所长腰伤犯了去省里看病。”听边彭提起自家所长,杨书辉急忙挤出灿烂笑容,“那个,老吴昨天为了保护现场淋了一夜雨,早上发高烧,死活不肯去医院,现在在所里吊点滴呢。”

边彭大手一挥:“哦。尽快把尸体拉走,对了,注意死者家属情绪,下个月市人大政情通报会,不要出漏子。”

“知道知道,边处放心。”

杨书辉站在路边,满脸虚伪假笑,手挥得跟赶苍蝇似得。待到巡警摩托远去,杨书辉拿出手机就开始给老吴吐槽。

“我跟你说啊老吴,边彭真不是个东西!敢说我们所长架子大,TM也不想想3.12那案子谁破的!就抢功的本事。丫的医药城的案子一直没能破,让局长骂成狗也不敢找我们所长。我呸!白瞎老子昨天冒那么大的雨保护现场,盖了那么多塑料布!”

老吴躺在躺椅上,一只手吊水,一只手在翻档案。身上盖着珊瑚绒毯,对面立式空调呼呼的吹风。

他听着杨书辉抱怨,拖出调子:“轻点轻点,人家是大队长,大队长。”

杨书辉呸了一口:“钱红一农村妇女干嘛要爬铁塔上自杀?不喝农药,不跳河,吊死在家不行吗?要闹事,那也该在村支部呀镇政府门口啊,吃饱了撑着跑那荒田里。还有那个张弓与,好端端一个人坐车去机场,干嘛中途下车?怎么受伤的?也让狗咬了?”

杨书辉是个话唠,一说话就跟开闸放水似的,不说完憋着难受。

老吴依旧是有气无力的口气:“我怎么知道,不过是有点不对劲。”

杨书辉一听眼睛都亮了:“真的?”

老吴耷拉着眼皮:“真的假的谁知道,都结案了你想什么也没用,谁管你想什么。”他低声絮絮叨叨,不知道是跟杨书辉讲,还是在对自己说。

“等会,老吴。”杨书辉钻进他那辆红色凯迪拉克,“嘭”的一声关上车门,“你说啥?接上蓝牙的时候声音炸了一下,我没听清楚。”

老吴却不打算再说:“没什么,我们□□员不说没证据的话。”

杨书辉急了:“你有没有意思啊?”

他还待再说,瞥见市局痕迹技术警察荆远冲着自己跑过来,还一个劲挥手。杨书辉暗骂一声:“靠,不是想蹭老子的车吧。”

老吴问清是邢远,笑道:“诗人呀?他有两把刷子。你不是老念叨3.12么,他可是出了力气的。”

杨书辉闻言推门下车,笑眯眯地打招呼:“荆科长,我送你回去?”

荆远抱着他那包吃饭的家伙,喘地直不起腰:“不必,呼,不必了,你我南...辕北辙,无须舍近求远。”

荆远一边喘息一边文绉绉说话,杨书辉压根没听明白他说什么。荆远习惯了别人茫然的表情,扬手扔过来两个证物袋,转身走向公车。

.

.

.

接到杨书辉电话时候,颜霁正在取钱。

问清楚所谓要认领的东西就是一个摔坏了没办法开机的手机之后,颜霁礼貌谢过,客气的等对面挂断电话。

取款机“哗啦哗啦”吐出一叠钱。

颜霁拿起钱装进信封,推门而出。热浪如潮水袭来,阳光照在脸上,让人睁不开眼。

街对面一家奶茶店开张,门口放满花篮,让太阳一烤,有股腐烂的恶香,两串电子鞭炮噼里啪啦乱响,吵得人心烦意燥。

刑警队撤离,医院催缴医药费。颜霁这才明白,赵小兵说的好事,真是好事。

颜霁捏了捏信封里的钱,厚叠叠一摞:借老妈的两万块,怎么也够支撑一两个星期。一会就去派出所看看,如果是老师的手机,应该能联系上她父亲。怪我太久没跟老师联系,现在没头苍蝇似的。

一路心事重重的盘算,颜霁一抬头,发现自己竟然推着自行车走到医院。

自嘲的笑了笑,颜霁锁好车走到住院部缴费处。中午医生休息,收费窗口相对清闲,只有零星几个人在排队。

不多时就轮到颜霁,她将两万块从小窗口里递进去,收费员点了点,扭头对她说:“你好,还差二千三百四九块八毛。”

颜霁一愣,下意识问:“什么?”

收费员凑近麦克风:“你好,你的账单还欠2349.8元。”

颜霁难以置信,老师昨天晚上才住进医院,到现在还没24小时就用掉三万?

收费员面无表情的看着颜霁:“请问现金还是刷卡?”

颜霁一时无措,她想问问这些费用明细,后面排队的花衬衫大妈催促:“快点呀。”

收费员机械的再次追问:“你好,现金还是刷卡?”

颜霁头皮发麻,拿起手机问:“稍等,我看一下……”

话未说完,旁边走来一位西装男人,递给收费员一张交银沃德卡:“刷卡。”

后面花衬衫大妈急了:“怎么还插队了?这么大人了要不要脸。”

西装男转过头,他年近五十,眼窝深邃,鼻梁笔挺而嘴唇薄锐。炎炎夏日穿得西装革履,从头发到皮鞋一丝不苟挑不出毛病。他的目光居高临下看向大妈,然后微微欠身。

花衬衫大妈脸一红,理了理胸前的珍珠项链。

颜霁还没弄清状况,收银员已经飞快的刷完卡,打印机咔咔咔打出一叠缴费单。

“等一下……”

西装男人抬手做请,示意颜霁边走边说:“颜小姐,不用客气。我刚刚和张教授的主治医生聊过。张教授失血过多,血液制品用了不少。费用没问题,抗病毒、抗真菌药价格不菲,何况还有各种检测化验,ICU的中央监护系统和高端监护仪。”

颜霁微微点头,她相信医院没乱收费。

不等颜霁询问,西装男人停下脚步,朝她伸出手:“正是认识一下,景星,晏总的管家。”

颜霁一愣,有些莫名:“晏总?”

景星矜持一笑,颇为自豪的介绍:“晏总获悉张教授出事,本想亲自过来,但医药城那边领导很早就去酒店等候,晏总盛情难却。”

“你们晏总,是老师的朋友?”话未说完,颜霁意识到自己失礼了,连忙抬手。

景星颌首:“晏总回国参加医药大会只是顺便,主要原因是受张教授邀约。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只能说世界上太多巧合和意外。”

说完他顿了一下:“颜小姐不认识晏总?你们昨晚见过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